Month: May 2020

take heart easy,do not stubborn

take it easy,do not stubborn

刷抖音无意中刷到了马总在俄罗斯的演说,当然是全英文的演说:俄罗斯电子商务消费占社会总消费品的比例不到1%,特大型的石油天然气,资源型的企业占比过重,行政过度干预,小型的私人企业严重的不够活跃。 到目前为止我一共去过莫斯科三次,都是中国的留学生全程接待,负责对话。我们当时的模式是drop shopping,后来我也就适应这种模式了。当时从事的是牙科器材贸易,全中国的这个行业的企业能合法的在俄罗斯经营的一共有三家,当然桂林啄木鸟医疗在列(有国家的补助),港资在佛山投资的实体生产型企业一家,上海一家,现在应该有十家左右。 我那个时候仅仅靠Google工具开发了2个俄罗斯客户。我擅长搞一些冷门的产品,我知道是做不长的,客户是从立陶宛汇款,货物发到立陶宛,他们再通过什么渠道运到俄罗斯境内,而且是当地的大型企业相对于这个不入流的行业。我到莫斯科会展上是不和这两个客户打招呼的,人家的展位费用应该在20万人民币左右,我们只有9平米3万人民币的小展位。我们的目的主要是卖货,不能谈生意,就算你去谈,也绝对不可能按照流程去走。 前些天WhatsApp 上遇到了一个俄罗斯人,定制化的产品,质量是次要的,关键是要注册他们国家的一些流程,我知道就要不太可能了,我直接敷衍了事了。 回归到个人IP模式的drop shopping模式行的通吗? 当然要看行业的。假如说是标准的消费品,个人是玩不转亚马逊FBA模式的,你个人没有资金啊,你也没有管理供应链的能力。倘若你发现一个行业是可以发万国邮政无清关流程的生意模式,这就是你的机遇,有知名的平台借力更好:amazon,ebay等,你布局完平台以后,也可以考虑独立站。 我这些天初步布局勒一个全新的独立站,但是只收录了少量的页面,今天一大早我就做了一件事:加速收录,提交验证到谷歌站长工具。 网站有了初步的轮廓,是个涅槃重生的婴儿,好在它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它的造物主是有一定资源的人,是可以去“合法的操纵一些东西”,你作为一个个人就相当可以了,干嘛要和公司化运营的人较真,再竞争中喝一口水,一口汤也很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