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气吞声

可能是受疫情影响,四线小城当地的特色扁粉菜涨价到了六元。我点了份菜和一个素包子。

咬一口包子,味道不对,乍一看是肉馅。我忍辱负重还是硬吃下去了:素包子一元一个,肉包子一块五,但和中国大婶理论,年轻人都是错的。前两年很火的一个视频:唐山公路收费站裁掉了一批年龄等于大于三十五岁的大婶,到饭店工作后感叹:客人都不喜欢她们,经常上错菜。而这一切的错误是领导和吃饭客人的错误,原因我现在都三十五了,学什么都慢了。

早餐买单

我被迫把菜和包子端到了另外一张桌子上,一年轻人说有同伙要求要独占一张桌子,我也就答应勒。

等到我起身要走的时候,惊人的一幕让我惊呆勒。那个年轻的女人长相应该不会让男人看一眼有讨厌的第一印象,她端起了碗给卖饭的大哥说:“哥,再给乘点菜。”

这样的事情在安阳以前碰到过好几次,不过都是男人啊,今天收获满满,日常的生活还是有颜色的。

我已经吃饱了,尽管份量和那个女人是一样,尽管她的面容不会令周边男人们第一印象讨厌,但是端着碗喊了这句号:“再给乘点菜”这么冲动的行为,有没有考虑过周边男士吃饭的雅兴,你的这种冲动行为免费补一餐,令我只有看的份!

0

No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