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ne 2020

niche website

niche website keyword

昨天无意中浏览到了一个视频,时间长达50多分钟关于niche website.一开始的几分钟就在切入主题:micro,micro,micro,对应的是宏观macro. 如果你是经济类专业的毕业生,顿时就会理解其中的含义。中国人大概听个几分钟你就可以关闭了,你理解了他长达50多分钟的tutorial讲解。老外和中国的大学生讲解初级微观经济是不需要微积分模型,计量经济的思维模式,通过寓言故事,循序的让你明白底层的东西。 这里主要是关键词的选择,从宏观macro上说如果你选的一个利基是wedding dress下的一个一项,从micro微观,也就是说是有流量的长尾关键词,并且能带来经济效益的。如果一直在优化大词wedding dress,基本上是徒劳,一些知名的大型互联网网站alibaba,global source,amazon,ebay他们在google上的排名是200+以外,也就是说输入主关键词在google上的自然流量排名中是找不到知名的第三方购物网站的 Niche 是用来赚钱的,选择搜索量大竞争小的关键词是affiliates 的关键。作为中国人创建了内容以后就会去操作排名。按照欧美的思维他们会去guest post获得正式的外链来取得排名,我们东方人心里面有些放不下,我要加一层保险:内幕控制。对,这是我们的文化,它必须需要控制,绝大数的人做不到坦诚不公,所以我们的是公有制经济为主题,GDP里面的组成主要是大型的基建,交通,城建。靠普罗大众搞第三产业消费,甚至消费金融社会体系肯定就出问题。很多年前的一部电影:不见不散中主角教美国警察一句顺口溜:老实点,少废话,趴下,,, ,,,. 你选好了niche,在用不正当的方式推到第一页,当然Google的判断这是正确并且是合理的。这是我们的方法,从小就看武侠电视剧:乾坤大模移,一个人变化了很多位置,实际上还是一个人控制的,我们东方面孔的人完全可以理解,那欧美的老外就会这样理解:那是广大选民投票的结果。 今天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日本的,三个月前在一个购物平台上买了一件商品说有问题,实际上这3个月一直都在处理怎么往回退的问题。欧美人注重的是实用性,给的是好评如潮,按照马总的说法是:假货比真货好,某猫上卖的是网货,GUCCI,LV的投诉人家都不鸟他们,我这是中国公司。我就利用了欧美人的思维方式,假如有人要退,我第一步是上传shipping label,完全准守平台的规则,我是讲信用的人,有些买家是刁民,无理取闹,还打电话。 今天早上微信上就发现一个Niche,一个搅拌硅橡胶印模材的一个皮碗,中国有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自己创业把一个耗材做到了极致:保证用十年,食品级的。那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niche,外观图片甩开同行几条街。 这些天我发现4-6个Niche,是完全可变现金形式的,你是在帮助别人,这不是卖产品,这是“混合投资基金”,你不用垫资直接拿收益。

常识

有很多行业就业就是默认的:女人30岁以下,男人35岁以下。这应该是年轻人尤其是毕业生必须知道的一个基本生活常识。 以前听到过一些人说过,只不过都是没有用心的去留意。而且有一年我在国外的时候,我们的翻译是女博士,有个老板指指点点给我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女人三十岁了。这个理工科女博士单独的把我从会展中心拉出来,一番话语令我咋舌!会展期间一个河南的老板问浙江的一个老板住宿怎么选在了会展中心外面,一天的住宿是很贵的,怎么和女秘书住一块吗?老板很淡定的说:“我来莫斯科参展就是督促当地的经销商下大力气去经营产品,否则我就把这个授权点给撤销勒。她还年轻,不能留把柄,那搞的全公司都知道勒,当真是我要泡她呢。”伴随着生活阅历的丰富,我也认为这样默认的规则是有道理的。 国家办的企业,以及公益性的事业单位分流出去的就业人员微乎其微,他们本就是承担就业和财富分配的一个很窄的渠道。这类型的就业主要的渠道还是企业,而国家大型的企业往往去985大学里面招聘,这个比例在总和中是可以不计勒。 剩下的就是市场,市场就是竞争。若干年前网络上给郑州一个别称:“屌丝城”。主要是郑州没有若干家大型知名的实体的企业去支撑就业市场,大多数是中介,贸易型的个体工商户居多,那可想而知,想要有尊严的生活谈何容易。 有限的市场容量,市场在剥削这些个体工商户老板,他们怎么可能好好的对待自己的员工。那现在为什么豪宅豪车已经突破了一些人的常规认识,主要还是个体工商户老板努力经营的结果,应该说是这些个个体工商户老板是高级的业务员。 重点是你是否现在还有你使用的价值。绝大数人大的趋势是后半生也就是平平淡淡了,机会很少了,意识到自己的平凡和能力上的不足。 有件琐事儿一直haunting的我的头脑,拖了一年多,今天我决定搞定它!轴承带台阶的和法兰系列应用在KAVO,Dabi,W&H手机设备上,我一鼓作气问了洛阳的厂家和上海的厂家。 这个产品在这个细分的领域是个Niche,我想好了怎么在平台和独立站上描述,用户第一,搜索第二的原则。 最终是从上海的厂家得出了准确的信息。他们也在做跨境,我选的型号国内的设备是不需要的,这就算增加一些未来收益可期的“金融”产品,把他当做有价证券去经营,“偷偷的”去增值,做一个合格的中介机构。 那为什么是上海的厂家呢?土著的上海人往前数两辈人都是受剥削的工人,知道工作和买卖交流的最终目的。况且经营产品国内和国外两手抓,他们懂得市场是何物!而洛阳的老板三年前就在我微信通讯录上,洛阳主要是以卖国内通用的型号为主,是非常成熟的产品,尽管其他的型号他一看都能解决,奈何不知道国外主流的型号,这样就容易发错型号。

plan B

Plan B

吹着空调喝着冰镇啤酒躺在床上用我的娱乐专用锤子牌大屏手机浏览各种资讯信息,无意中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一个公务猿写的一篇文章:关于摆摊的经济和营销的思考。 他应该是下过海,90年代商品经济刚刚在中国萌芽,信息是不是对等的,他的副业赚了不少钱。然后又从市场容量和营销学STP角度分析了现状问题。个人是节点,即便是从segmenting细分,定位positioning,客户群targeting做一个详细的SWOT分析,个人节点是无法对抗组织的,即某东,某宝等,这些组织可以拿这些理论根据平台的大数据去分析一些消费行为,但摆地摊大多数的个体是个牺牲品。也有些特例:刷抖音看到了郑州国际国际会展中心的环形公路边有几十辆的豪车:玛莎拉蒂,悍马,宾利 等卖饮料的,把好多个饮料瓶子放在汽车上,有的甚至是好几件,这一个是应该有所收获的。车主就是让过路人消费,解决过路人的需要:想喝(和)你水(睡)。10多年前我们在宿舍里面无意中聊到郑州市应该有100辆左右的宝马奔驰! 如果你不是太聪慧,又不在编制的组织内,实际上还是有机会生存下来的,轻松的月入几万元是大有可能的。 国外有一种营销思路是:大家可以对特定的话题开诚布公,赚钱的路径是个体的节点依托大平台,比如google,amazon。他们可以去讨论各种形式的affiliates,如何去做排名,怎么得到editorial links,怎么巧妙的使用PBN等等,但是每一个节点的niche大家是不会公开的。人家尊重版权和原创。 关于各种工具的使用: 手机丢到房间的某一个角落,我想起了skype,但当我打我电话时,当时不知是什么原因不能拨通,我还有Plan B,使用hangout拨打手机号。 关于某些特定的话题,当然是欧美圈子里面的,你就应该多关注几个大型的平台:bloglovin,wordpress,BuzzFeed等,看和思考原汁原味最纯正的一手资料。 关于关键词工具:我今天使用中国手机号注册的Google账户查看关键词词库:提示需要充值广告费用才能展示全面的关键词,现在所呈现的数据是非常不全面。做过网站排名的人这个时刻就会慧心的撇嘴,我们是有美国手机号的,我们有办法去查看想要的的关键词报告分析。除了Google自带的关键词词库,我们也可以参考从SEO角度:难度,搜索量基于ahrefs和majestic seo这样免费的工具自己得出一些结论。